盛煌平台-注册开户盛煌平台-注册开户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盛煌注册 从历史真实启航到达艺术真实彼岸——评音乐剧《瞿秋白》

  作者:邹友开(中央电视台原文艺中心主任)

  在繁花似锦的《第八届福建艺术节》舞台上,福建省歌舞剧院上演的音乐剧《瞿秋白》获得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概括起来六个字:真实、感人、新颖,做到了与今天观众心灵上的相通,不负文旅部“百年百部”重点作品的头衔。

音乐剧《瞿秋白》剧照 资料图片

  音乐剧《瞿秋白》所表现的是主人公瞿秋白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用生命拥抱信仰、以热血书写不屈的伟大人生。面对这样一个红色的历史题材,编导抓住了瞿秋白投身革命直至最后被捕高唱《国际歌》英勇就义这条光芒四射的人生主线,抓住了瞿秋白与妻子杨之华的纯真爱情主线。两条主线齐头并进,通向艺术真实的彼岸。

  剧情从瞿秋白在福建长汀被俘拉开大幕,从瞿秋白被逼写“自白书”开始,回顾了自己的革命生涯,最后尾声第六幕,又结束在瞿秋白从容就义前夕写的《多余的话》的遗作中。由此可见,实现艺术真实的第一步应该是历史真实;第二步是艺术真实,即:融入表演、音乐、舞美、灯光、服饰和投影等高科技手段为一体的真实。在这里编导展开了丰富的想象。大幕拉开,在暗夜中的广阔海面,一条历史巨轮缓缓前行,一段约1分钟的投影画面加上短短的画外音,很快就把观众带入那个黑暗的年代。紧接着,字幕“1935年,福建长汀”出现。这种虚实结合的结构和丰富的想象,很快就点明了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和时代背景。再往下看,展现在观众面前的并不是瞿秋白在战斗中被捕,而是一首声画有机统一、向往美好生活、具有福建长汀一带地域特色而且非常动听的情歌《哥哥出来要远行》……这种结构真实又不落俗套;合情合理还带有点浪漫,具有很强的可视性。同样,在后面的几幕中,丰富的想象和符合情感发展的虚构贯彻始终。例如,第二幕中瞿秋白参加五四运动受伤后想起自己翻译的高尔基的《海燕》,已经非常合乎剧情了,又在歌曲《海燕与我》的唱词中,把高尔基《海燕》中的经典词句加入进去:“在叫喊声里,充满对暴风雨的渴望,在叫喊声里,乌云听出愤怒的力量……”非常贴切巧妙。在歌声中,又加入了《海燕》的舞蹈,让音乐和舞台呈现更加丰富,瞿秋白的人物形象更为饱满。

  在瞿秋白的生命轨迹中,最令人难以忘怀的,一是象征瞿秋白和杨之华刻骨铭心爱情的“秋之白华”图章,二是瞿秋白和杨之华一起翻译《国际歌》,三是监狱中留下的那篇诀别文章《多余的话》,四是瞿秋白英勇就义前说的“此地甚好”那句话。这些真实的事,经过艺术加工,特别是细节的处理,感人肺腑。

  “秋之白华”图章,是瞿秋白取“秋白”和“之华”两个人名字刻成的一枚图章,以表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永不分离”的纯真爱情。音乐剧《瞿秋白》把“秋之白华”这场戏安排在瞿秋白被捕之后,似乎跟后面的恋爱结婚有些矛盾,但情感走向顺理成章。首先是狱中的瞿秋白想念自己心爱妻子。一首《小雨沙沙》是他对爱妻的倾情诉说:“在没有我的日子,谁为她生火,在没有我的日子,谁为她抵挡人情凉薄……”这种钻心的念想像清泉般从心底一涌而上,刻骨铭心。紧接着,妻子杨之华知道丈夫被捕以后,先是吃惊!迷茫!心像沉入大海一般。而后她拿出深爱的“秋之白华”图章,想起两个人相知相爱的往事。一曲《秋之白华》,唱出感人肺腑的心声,不知感动了多少人。在这里,编导舍去了现实生活中的常理,是按情感逻辑的走向推动情节的发展,由此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音乐剧《瞿秋白》之所以感人,还因为在主人公瞿秋白身上深藏着令人敬重的夫妻情、父女情、战友情和文弱书生式的革命豪情。这种情感朴实而深厚,平凡而伟大,也许没有那么多豪言壮语,但都是真心的表白。他和妻子杨之华的爱情经历,堪称经典。他对女儿瞿独伊的呵护,是一个父亲的责任。他对战友小周、张太雷的牺牲,喊出响亮的声音,“我要用斗争将你们的事业永远继续”!至于对自己,早已置之度外,呐喊要“用鲜血点燃未来!让革命的熊熊烈火燃烧!”音乐剧结尾,在他生命进入倒计时刻,他的《多余的话》,给历史留下一个真实的自己。他走向刑场那一刻,是那样的镇静!那样的视死如归!他在枪手如林的刑场上看了看周围的青山绿水,一边唱着《国际歌》,一边说“此地甚好!开枪吧!”镇定自若胜过枪声响起。一时间,枪声湮没在越来越洪亮的《国际歌》声中。此时,唯有“此地甚好”四个字光芒四射,深深地刻进现场观众的脑海,一次又一次感动!

  创新,是艺术作品的生命;新意,是艺术家的追求。音乐剧《瞿秋白》一共六幕的艺术形象,每幕都有闪回。这不是编剧导演的故弄玄虚,而是根据瞿秋白人生经历所采用的戏剧结构。第一幕的闪回叙事包括:瞿秋白对妻子杨之华的深深思念,杨之华对丈夫的无尽情思。第二幕闪回叙事是年轻时参加五四运动。第三幕闪回叙事有瞿秋白在莫斯科的日子和瞿秋白与杨之华一起修改翻译《国际歌》的情感升华。第四幕闪回叙事有瞿秋白和杨之华在雨中互诉衷肠再到结婚的爱情誓言。第五幕闪回叙事有瞿秋白和杨之华在家中憧憬美好未来的情景,有瞿秋白、杨之华和瞿独伊一家三口在莫斯科喜悦团聚的日子。第六幕闪回叙事,是瞿秋白英勇就义后《国际歌》响彻天际的悲壮场面。正是不间断的时空变化和情感递进,使得音乐剧《瞿秋白》的艺术结构更加完整,人物更加丰满,情感线更加清晰,色彩更加丰富,节奏更为明快,呈现在非常有质感的舞美设计上,也更加新颖,更具有可视性。

  其次是很有想象力的时空转换。音乐剧《瞿秋白》在拓展舞台时间空间上,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就拿第一幕来说,在约20分钟时间内,经历了长汀围剿、瞿秋白被捕、被审讯和妻子杨之华知道被捕后陷入深深的思念等不同的时间和空间。在这里,时空过渡非常自然,瞿秋白和杨之华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深深地想念着对方,一条真爱的情感线把两个时间空间紧紧地连在一起,既缩短了时间,又深化了主题,拓展了规定时间空间内导演所要表达的戏剧内涵。

  闪回式戏剧结构的舞台艺术对导演在时空转换上提出更高要求。在第四幕中,导演巧妙地把相爱和结婚两个不同时空组织在闪回式结构中。接下来,在第五幕中,又巧妙地把战友的牺牲、妻子的劝慰和全家在俄罗斯的团圆都组织在闪回式的结构中,时空跨度虽然很大,但前后衔接流畅,符合观众的欣赏心理,主人公的情感线进一步升华,实现了从写实到写意的完美融合。

  《光明日报》( 2022年02月16日 16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盛煌平台-注册开户 » 盛煌注册 从历史真实启航到达艺术真实彼岸——评音乐剧《瞿秋白》
分享到: 更多 (0)

联系我们